网站首页 赞文澜阁 登阁读书 菩提之光 幸福人生 健康天地 史海追忆 幽默轶事 四海揽圣 民俗文化 多彩星空 臻品共赏 缘结天下
         史海追忆 >>  毛泽东的过人胆识酿就了中国最大悲剧

 毛泽东的过人胆识酿就了中国最大悲剧

来源:环球历史   点击数:696 返回

 1966年7月,正在酝酿“文革”的毛给江青写了一封信,这是一份披露毛内心世界的政治文件。(杨继绳,1998:88—90)在“自述”的意义上,有三点值得注意:
  第一是对自我的分析 :
  我是自信而又有些不自信。我少年时曾经说过:自信人生二百年,会当水击三千里。可见神气十足了。但又不很自信,总觉得山中无老虎,猴子称大王,我就变成大王了。但也不是折中主义,在我身上有些虎气则为主,也有些猴气,是为次。
  “虎气”即自信,“猴气”是不自信。从来宣传 的都是毛的“虎气”,但毛本人确有自知之明:他也是有“猴气”的人。这是因为他意识到发动天下大乱的困难和不得人心。
  第二是对个人崇拜的看法。此前林彪等人以大树特树的方式 制造了空前的个人崇拜。
  事物总是要走向反面的,吹得越高,跌得越重,我是准备跌得粉碎的。……全世界三百多个政党,大多数的党不信马、列主义了,马克思、列宁也被人们打得粉碎 了,何况我们呢? ……以上写的,颇有点接近黑话, 有些反党分子不正是这样说的吗?但他们是要整个打倒我们的党和我本人,我则只说对于我起的作用,觉得有一些提法不妥当,这是我跟黑帮们的区别。此事现在不能公开,整个左派和广大群众都是那样说的,公开说泼了他们的冷水,帮助了右派。而现在的任务是是要在全党全国基本上(不可能全部)打倒右派,……左派和广大群众是不欢迎我这样说的。也许我死后的一个什么时机,右派当权之时,由他们来公开吧。
  毛认为林彪“对于我起的作用”吹得太高,这样做可能使自己跌得粉碎。但此时他不想给个人崇拜降温,因为不能给右派提供武器,而需要通过对自己的迷信来支持左派发动“文革”,个人崇拜是他的政治工具,即使明知自己不那么伟大也要这样“吹”。1970年,毛的目的(打倒刘少奇)达到后,才向斯诺透露要降温。
  第三是对身后事的预测:
  中国如发生反共的右派政变,我断定他们也是不得安宁的,很可能是短命的。因为代表 百分之九十以上人民利益的一切革命者不是会容忍的。那时右派可能利用我的话得势于一时,左派则利用我的另一些话组织起来,将右派打倒。
  毛预料是正确的:右派(老干部)和左派(林彪、江青)之间的生死较量确实惊心动魄;双方都利用了毛的话,“语录仗”是“文革”的一大景观。毛的预料又是不正确的:左右斗争的结局并没有按他的预想,说这话的10年后,收信人、也即他的左派妻子被捕。
  从60年代中期开始,毛频频表达 对身后事的不放心。1966年6月10日,他在与胡志明的谈话中发表了与给江青的信中同样的观点:我们都是七十以上的人了,总有一天被马克思请去,接班人究竟是谁,是伯恩斯坦、考茨基,还是赫鲁晓夫,不得而知。要准备,还来得及。总之,是一分为二,不要现在看都喊‘万岁’的。……他叫你‘万岁’时,要注意,要分析,越是捧你的越是靠不住。这是很自然的规律。一个党不分裂?没有那回事。(薄一波,1997:1207)不过说是这样说,当时他肯定没有想到叫他“万岁”的林彪真的“靠不住”。
  1976年6月,重病在床、头脑却极为清醒的毛对华国锋等人交代后事:
  我一生干了两件事。一是与蒋介石斗了那么几十年,把他赶到那么几个小岛上去了。抗战八年把日本人请回老家去了。打进北京,总算进了紫禁城。对这件事持异议的人不多。……另一件事你们都知道,就是发动文化 大革命。这事拥护的人不多,反对的人不少。(杨继绳,1998:2—3)
  除把日本请回老家去有老蒋的一份功劳外,这一自我分析基本上是准确的。毛从来都是“虎气”为主的,但对其殚精竭虑发动的“文革”却总是忧虑甚深,用胡乔木的话说,首先是革命的对象不明确,把刘少奇打倒是肯定的,但这场革命的对象毕竟不仅是一个刘少奇。“既然要搞一个革命,那就要把革命对象弄清楚,不能一个个搞清楚,至少也要搞清楚几个。可是‘文化大革命’直到最后,一个都没有搞清楚,一个都没有找出来。……后来,在九大讲话 时,毛主席说,这个革命与过去革命战争不同,过去南征北战,敌人很明显,所以仗好打,现在谁是敌人,谁不是敌人,是敌我矛盾 ,还是人民内部矛盾,弄不清楚。毛主席自己都没有弄清楚,就来发动一个革命,这一点就说明荒唐到什么程度。”同时,革命要依靠的力量也不清楚,“要革命,究竟依靠什么力量来革命,毛主席也不知道。毛主席有个谈话,他说,我开始曾经把希望寄托在青年学生 (红卫兵)身上,后来,感觉到这些人也不行。那么,依靠谁呢?他就没有答复”。(胡乔木,1993:141—142)最重要的,也许毛对“文革”的不得人心有一些感觉,所以才要在发动时给江青写信说“黑话”;10年后又承认拥护的人不多。外表“虎气”十足,内心却不乏“猴气”,似乎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。毛以一个英雄的过人胆识酿就了中国最大的悲剧。

 
   
返回首页

文澜阁 Copyright @2007 All rights reserved